人间如梦_生活随笔_好经济学网,有您相随

2019-12-19 作者:现代文学   |   浏览(121)

韶华易逝,红尘如梦

韶华易逝,红尘如梦,纵使天地荒凉,俗世布满尘埃,但因有你相随,我总能看到春暖花开,总能感受到风和日暖,故容颜褪去,于我又何妨!——题记

时间:2019-08-30 04:00点击: 次来源:网络作者:佚名评论:- 小 大

也许难得再有如此美好的闲暇时光了,独坐日光一隅,可以静静聆听一首优雅的古风曲,也可以细细品读一篇优美的散文,若我愿意,还可以慢慢品味一段回忆。

韶华易逝,红尘如梦,纵使天地荒凉,俗世布满尘埃,但因有你相随,我总能看到春暖花开,总能感受到风和日暖,故容颜褪去,于我又何妨!

闲看庭院花开花落,静观天外云卷云舒,将前世和今生的情节放进如歌的文字,寻一段江南梦,为你,轻解罗裳,独上蚱蜢舟,悄悄的摇浆,载一路波光掠影,向着往事深处——漫溯。

也许难得再有如此美好的闲暇时光了,独坐日光一隅,可以静静聆听一首优雅的古风曲,也可以细细品读一篇优美的散文,若我愿意,还可以慢慢品味一段回忆。

如果可以给回忆上点色彩,那我希望是黄色,一如那乡间油菜花的黄色,如果可以给自己也上点色彩,那我依然希望是黄色,一如那高洁的黄菊。曾想,若给我另一个身份,那我定要化身为林中深处的蕙兰,纵然无人欣赏,也要静静花开,独占一隅黄色丽景,随风散发幽幽暗香,摇曳世间风情万种。

闲看庭院花开花落,静观天外云卷云舒,将前世和今生的情节放进如歌的文字,寻一段江南梦,为你,轻解罗裳,独上蚱蜢舟,悄悄的摇浆,载一路波光掠影,向着往事深处。

如果可以,我想与你隐居幽谷,静观枫飘梅落,共赏明月佳境。真想在静幽中,与五柳先生把酒话桑麻,与卧龙先生指点江山,也可留住长长的皓月清风。如此,便可不叹世道悲凉,不让自己颓废,不让自己庸俗,不被名利蛊惑,让那忧愁烟消云散,把欢颜挂在寒梅枝头,静待初春。

如果可以给回忆上点色彩,那我希望是黄色,一如那乡间油菜花的黄色,如果可以给自己也上点色彩,那我依然希望是黄色,一如那高洁的黄菊。曾想,若给我另一个身份,那我定要化身为林中深处的蕙兰,纵然无人欣赏,也要静静花开,独占一隅黄色丽景,随风散发幽幽暗香,摇曳世间风情万种。

竹林深处,依稀炊烟。可见,一把沧桑古琴,一袭白衣,恬适中,煮一杯清泉为茗,温一壶夜光做酒,闲坐庭院,握一樽酒,看月光倒影成双人的寂寥风景,任思绪轻轻滑过岁月的画布,浅浅地微笑,远远地飘走。

如果可以,我想与你隐居幽谷,静观枫飘梅落,共赏明月佳境。真想在静幽中,与五柳先生把酒话桑麻,与卧龙先生指点江山,也可留住长长的皓月清风。如此,便可不叹世道悲凉,不让自己颓废,不让自己庸俗,不被名利蛊惑,让那忧愁烟消云散,把欢颜挂在寒梅枝头,静待初春。

恍惚间,乘着清风,踏着祥云,竟上九天寻月宫主,一抹淡淡的桂花香气在空气中弥漫,愈久愈香,在朦胧中萦绕,不休。

竹林深处,依稀炊烟。可见,一把沧桑古琴,一袭白衣,恬适中,煮一杯清泉为茗,温一壶夜光做酒,闲坐庭院,握一樽酒,看月光倒影成双人的寂寥风景,任思绪轻轻滑过岁月的画布,浅浅地微笑,远远地飘走。

几只山雀的嬉笑声把我从天宫里拉了回来,居然眼角还残留着泪痕,哦,原来是做梦。梦里有婀娜多姿的月妹妹,有斧凿桂树之音,许是想念过头了吧,才会误入梦中,不可自拔。梦境相逢总是魅人的,也总是短暂的,每一刻的聚首皆成了最美好的时光,余念还在逶迤,下次,梦里,你可还在?

恍惚间,乘着清风,踏着祥云,竟上九天寻月宫主,一抹淡淡的桂花香气在空气中弥漫,愈久愈香,在朦胧中萦绕,不休。

梦醒梦醉梦非梦,花开花落花倚花。

几只山雀的嬉笑声把我从天宫里拉了回来,居然眼角还残留着泪痕,哦,原来是做梦。梦里有婀娜多姿的月妹妹,有斧凿桂树之音,许是想念过头了吧,才会误入梦中,不可自拔。梦境相逢总是魅人的,也总是短暂的,每一刻的聚首皆成了最美好的时光,余念还在逶迤,下次,梦里,你可还在?

干脆做个风度翩翩的公子罢,执一支素笔,研一方乌玦,流连于文字之间,莫去管那流水是否追逐落花,莫去管那时光是否斑驳容颜,惟拥一缕梅香入怀,安之若素,让淡淡的人生如溪水般缓缓而过。

干脆做个风度翩翩的公子罢,执一支素笔,研一方乌玦,流连于文字之间,莫去管那流水是否追逐落花,莫去管那时光是否斑驳容颜,惟拥一缕梅香入怀,安之若素,让淡淡的人生如溪水般缓缓而过。

恨,三世太长,愿,只此一生,一身素锦,一柄长剑,一袭墨宝,捻一滴晨露,掌一盏莲灯,邀一束月光,共赴远方,与文字相随,仰天长啸,带一路温柔诗梦,在滚滚红尘中留下自己独特而清新的一笔。

恨,三世太长,愿,只此一生,一身素锦,一柄长剑,一袭墨宝,捻一滴晨露,掌一盏莲灯,邀一束月光,共赴远方,与文字相随,仰天长啸,带一路温柔诗梦,在滚滚红尘中留下自己独特而清新的一笔。

如此,即便容颜褪去,又何妨?

如此,即便容颜褪去,又何妨?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本文由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发布于现代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人间如梦_生活随笔_好经济学网,有您相随

关键词: